[爸爸的草原母亲的河]《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背后的故事
广告位 ID:14

[爸爸的草原母亲的河]《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背后的故事

2016-07-25 17:14:28热度:作者:来源:
广告位 ID:12
广告位 ID:13

话题:爸爸的草原母亲的河 母亲的 爱情诗 [爸爸的草原母亲的河]《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背后的故事 

《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背后的故事

特别提示

作品的最高境界,是心的真诚!德德玛、席慕容、乌兰托嘎联袂创作的寻根思乡曲《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就是一个最好的例证!

也许世界上没有一首歌有着如此无可比拟的磅礴气势:它的作者联结了海峡两岸,跨越了文学界与音乐界的风云际会;它的词缔结着一家两代、半个多世纪寻根的梦,它的曲萦绕着亿万中华民族子孙心灵的共鸣;它从最初一个人的吟唱到风靡高原、再到红遍大江南北直至唱响维也纳金色大厅的艺术殿堂;它集一个诗人与生俱来的梦、一个歌唱家穿透时空的灵感、一个作曲家淋漓酣畅的表达于一身;它融合了三位艺术家的泪水,更代表了海峡两岸世世代代渴望寻根、渴望拥抱故土的朴素情怀!

它就是《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一个由德德玛、席慕容、乌兰托嘎联袂巨作唱响世界的千古绝唱!

银屏内外泪水共鸣 那是跨越两岸的古老梦想

1998年10月末的一天晚上,正在北京魏公村家里养病的新中国第一位女中音歌唱家德德玛让丈夫打开内蒙古卫视节目,观看当期的“草原往事”。自从年初患中风病以来,这档电视节目就成了她联系内蒙古家乡的唯一心灵通道??此时此刻,银屏上碧绿的大草原上,走来的是一位来自宝岛台湾的蒙古族中年女人,她叫席慕容。

德德玛并不知道这位驰名中外的艺术大家,但是她看得出,这位目光深邃的蒙古族女儿穿透泪水的仍是一脸慈祥??丈夫说:“我知道这个人,她是台湾鼎鼎有名的诗人、画家,上世纪80年代,她的爱情诗曾风靡大陆校园。”

眼前银屏上的情景,是1989年席慕容第一次踏上草原寻根的场景。面对古老的土地,她虔诚下跪,捧起一抔热土揣在胸前;扑伏在如毯的草原上,她像孩子一样折断了一片草叶并捧在手心,她用心地嗅着,像一下子进入了久远的梦境??“6岁那年,远在德国思念家乡的父亲,就是这样在异国的土地上折断一根草,他很陶醉地说:对了,就是这个味道!你闻一闻吧,这就是我们家乡蒙古高原上草原的味道??”此时,闪动的泪花再也控制不住地流下了??

“曾是军人的父亲带着母亲在50年代初就到了台湾。那年从德国回到台湾后,他和母亲依然是做梦都想回到草原啊!可他们到死都没有如愿!日日夜夜,他们那句到死都不变更的话常常回响在我耳边:孩子,我们去不了了,将来你一定要回我们的草原,因为我们的根在那里??40多年了,爸爸、妈妈,我终于来到草原了!”说到这里,席慕容已泪流满面!

此时此刻,坐在电视前的德德玛早已被这话、这情景感动得热血沸腾!她完全忘记了自己还是个没有痊愈的病人,当银屏里的席慕容嗅着草香,当这位诗人一边哽咽着一边表达心底那如泣如诉的话语,这个歌唱家的心中竟产生了强烈的共鸣:每一个离开草原的儿女,都会如此眷恋故土、梦里也在寻找她的根!不知不觉,德德玛再也难以控制地流下激动的泪水??大病后置身京城,看不到草原那父母一样亲切的身影,自己不也是一个漂泊草原外的游子吗??银屏内外,都是思乡的泪水!仅仅是25分钟的节目,德德玛却感觉仿佛与纪录片中的主人公一样,经历了40多年渴盼寻根的漫长历史穿越。她久久地沉浸在这慑人灵魂的场景之中,很久很久,泪水仍是无法阻止??

“席慕容,真是一个最地道的最热爱草原的蒙古族女儿,真想能认识一下她啊!”德德玛几次自言自语地这样说。

也许是天意,第二天上午,著名蒙古族作曲家乌兰托嘎来家里串门。人家刚刚落座,德德玛就迫不及待地向她提到了昨晚的电视节目,她还在说:“席慕容太让我佩服了,我真想

认识她一下!”没想到的是,乌兰托嘎竟说:“我认识她,她现在就在北京!我一定联系!” 次日上午十点,乌兰托嘎将席慕容领进了德德玛的家门,两位都渴望相见的艺术家终于见面了。“塞拜努!”席慕容用蒙古族母语向她崇敬的德德玛表达“您好”的问候,德德玛也“塞拜努”回敬她。她说:“你的母语说得不错啊。”席慕容大笑:“我现在只学会了这一句!”大家都笑了起来??“我没有看过这么让我感动的纪实节目。”德德玛说,“在两岸隔绝了这么多年当中,你们两代人思乡的情感我太能理解了。因为我虽生活在北京,离草原只有几百公里的路,但想家的时候我都觉得受不了,你在那么远的地方,那种压在心头几十年的沉重我真的能体会到??”言谈中,德德玛感到,席慕容是一个非常真诚的诗人,这种真诚,是那种为了自己的民族敢于牺牲一切的真诚,这让德德玛对她更为敬重。她说:“我自从得病以来,记忆不是怎么太好,但昨晚的节目中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你几次说父亲说的草原什么的,母亲说河什么的??父亲草原、母亲河流——这应该是一首歌的名字呀!”席慕容感到有些惊讶,“是吗?我都没有感觉到。”而接下来德德玛好像突然来了灵感地说:“席老师,这样吧,你就把它写成一首歌词吧,乌兰托嘎是非常出色的作曲家,让他写曲子,我来唱??”

两岸三杰风云际会 共同完成思乡心曲

写完这首歌词后,在上海的席慕容把电话打给了北京的德德玛:“德德玛老师,歌词写完了,我现在就把它传真给你。”德德玛没有想到短短一周后,她就把歌词写完了。收到歌词后,德德玛非常感动。她说:“写得非常好,但是个别的地方有点乱,不适合歌唱。比如当中有一句‘我祝福你’什么的??你再把它改一改。”两个月过去了,在台湾的席慕容再次给德德玛打去了电话:“修改完了,如果哪里不合适,我可以再改。”此时,德德玛再看到已经改过的歌词,激动得心里怦怦直跳。她感觉到,这是她所见到过的最好的歌词――父亲曾形容草原的清,让他在天涯海角也不能相,母亲总爱描摹那大河浩,奔流在蒙古高原我遥远的家,如今终于见到辽阔,站在芬芳的草原上我泪落如雨,河水在传唱着祖先的祝,保佑漂泊的孩子找到回家的路,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虽然已经不能用母语来诉,请接纳我的悲伤我的欢,我是高原的孩子,心里有一首,歌中有我父亲的草原母亲的,一种激动,让德德玛感到了席慕容感激自己的祖先保佑她找到了故土的根;一种理解,让德德玛听到了席慕容对父亲般宽容的草原和母亲一样温柔的河流的讴歌赞美!当天,德德玛就把乌兰托嘎叫到了家里:“托嘎,一定要写好这个曲子!”她接着说:“写曲子的时候,你一定要注意到,这个曲子不是写你,也不是写我,而是写盼了几十年终于扑到草原怀抱的席慕容!因此,你不能完全写成蒙古民歌的传统风格,否则那就不是席慕容了,你既要有蒙古民歌的味道,又有创作的味道,还有流行歌曲的味道,这样才符合席慕容的身份。”

面对着这首歌词,乌兰托嘎热血沸腾,他把自己封闭在工作室里,对着歌词一边放声歌唱,一边用简谱在洁白的稿纸上捕捉到一个个婉转跳跃的音符??当乌兰托嘎兴奋地带着谱好的歌来到德德玛家,并和着钢琴唱给她的时候,德德玛仔细地聆听着。尽管乌兰托嘎的嗓音并不完美,但她听得出,这曲调,真的好像就发自席慕容的心底??接下来,德德玛努力地坐在钢琴前,一遍又一遍地熟悉这首歌,为下一步灌制录音做好“小样”。因为曲子写出来了,但演唱者可以把它唱成各式各样的风格,而适合席慕容心境的,最佳的风格应该只有一种。为了先拿出这种风格的最佳的“小样”,德德玛反复地歌唱个不停。然而,身体不争气,由于中风造成的偏瘫,她的右手手指根本就不受大脑支配,这样她只好用左手伴奏,而这种左手承担右手功能的伴奏,又往往出错。因此,在确定演唱风格的时候,总是难以准确把握;一首歌唱下来,中途总是有碰错琴键的不谐和音。可是,病中的德德玛依然坚强地面对着这些困难。每当错音引发烦躁的时候,她就想一想宽厚如父亲的草原,想一想那像母亲

一样温柔的河流,心中也就渐渐平息下来,再来下一遍??在感动、坚强、思索的20多天里,德德玛用她顽强的意志克服了诸多的困难,终于较为满意地完成钢琴伴奏的“小样”录音。然后,她让儿子的一位乐队编曲高手为这首歌设计配器编曲,以录制伴奏带。又过了一个月,这首歌的伴奏带终于出炉。德德玛找到了她所要的感觉。伴奏带中,忧伤的长笛、深沉的弦乐,又糅入了颤人心魂的马头琴??都把歌曲带入一个绝佳的意境之中。接下来就开始进入录音棚用歌声和伴奏带完成音乐母带的灌制。几天后,她再次鼓起勇气走进了录音棚,可此时她明显感到,由于右半面身体活动受限,右面的声带竟也不在状态之中??

一周后,德德玛第三次走进了录音棚。可当唱歌的时候,右手就因痉挛也抬起压近胸部,这样歌唱无法完成。这时,她就让丈夫强行把右臂背到身后,这样右臂终于不再“捣乱”,可是,这时她的心境却乱作一团,急得她眼泪都要流了下来??这时,她赶紧提示自己,“河水在传唱着祖先的祝福,保佑漂泊的孩子找到回家的路”??此时此刻,她的眼前,又是一片如父亲一样宽容慈祥、永远让她感受到力量的大草原,这时,一股暖流霎时涌遍全身,她的心中再次升腾起自信??“父亲曾形容草原的清香,让他在天涯海角也不能相忘??”德德玛一气呵成,在最佳的状态中完成了歌曲母带的灌制!

寻根绝唱红遍大江南北 在维也纳金色大厅唱响

2000年初,德德玛在内蒙古春节晚会上演唱了那首荡人心魂的《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几乎是一夜之间,这首歌像掀起一阵强大的旋风,刮在辽阔的内蒙古高原,从银屏到收音机,从歌厅到校园,从都市广场到牧民的毡篷??德德玛做梦都没有想到,短短几个月的光景,她这得病以来第一次走向舞台唱出的这首歌,竟如此风靡高原!当初不论作词还是作曲还是演唱,只是随心而就,谁都没有想到过流行,可是就是这样代表着他们真情实感的歌,竟意外地火了起来!德德玛这首歌的舞台演唱CD光碟还没有出来,盗版已充斥街头。2001年,德德玛已经基本痊愈。这年9月,北京电视台与内蒙古电视台合办一场文艺晚会,晚会特邀她参加演唱这首已经流行到京城的《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而更让她激动的是,席慕容竟也从台湾特意来北京参加这场晚会!晚会开始不久,当德德玛从后台准备下一个节目出场的时候,一个仿佛来自遥远又非常熟悉的声音忽然响起,她仔细地聆听:“父亲曾形容草原的清香,让他在天涯海角也不能相忘??”原来,德德玛前面的节目,竟是席慕容的这首歌词的朗诵!

七八年过后,德德玛仍然这样评说她的感觉:“这是我有生以来听到的最好的诗朗诵!当时听席慕容的朗诵,我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诗朗诵!”那声音,让偌大的广场鸦雀无声;那声音很低婉却有着让台柱都能产生震动的穿透力,它简直不是来自喉咙,而是来自真正的心音!她一边流泪,一边诉说,她的眼前,仿佛并不是听她歌唱的观众,而是那片茫茫无际的广袤草原!当她吐出最后的词句,她已哽咽失语!而此时,全场一时死一般的寂静,仿佛时间已经凝固,而接下来,就是观众们一阵雷鸣的掌声!而掌声未息,德德玛演唱的音乐前奏已经响起??这舞台巧妙的衔接,简直是两个艺术家又一次历史性的风云际会!关键是,德德玛已经从席慕容的朗诵中,找到了这首歌演唱的艺术感觉,那就是不用面对观众而是用面对草原面对祖先的真情实感来唱这首歌!很快,她的眼前又是那片生她育她的热土??曲终情未尽,她早已泪雨滂沱??这动听的歌声,再次将晚会推向高潮!表演结束后,两位艺术家又重聚在一起亲切叙旧。接着,她们又找到了乌兰托嘎,一起讲起草原的传说和新的故事。

2002年8月,德德玛和席慕容在她的老家额济纳相会了。当天晚上,在旗所在的一场晚会上,在背着酒囊带着草原芳草气息的家乡人面前,德德玛再次演唱了那首《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她的歌声引来了家乡人的欢呼雀跃。席慕容这样对她说:“在我感觉中,你这次演唱是最动听的,我甚至都感觉到了幕景中胡杨叶子都在你的歌声中片片飞舞??”而此时,

这首歌已唱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甚至在台湾老军人集中的眷村,也有好多人唱起这首寻根的歌。此后,不少歌星先后在舞台上演绎了这首歌曲。其中有腾格尔、布仁巴雅尔、齐峰、阿穆隆、查娜??他们都用各自的理解和风格成功地演绎了这首最让人动情的歌。2006年12月,乌兰托嘎作品演唱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演唱会的名字就是“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席慕容专程从台湾飞来北京,与德德玛等参加了这场音乐盛会。不久,几次获得国际声乐大奖的被誉为“在世界上最有影响的美声歌唱家”廖昌永将这首歌改成了美声,在维也纳金色大厅里向世界演唱了这首歌,立即轰动欧洲!当国外记者问起这首歌时,廖昌永说:“这是中国人表达寻根情感的伟大作品。”2009年9月,席慕容、德德玛再次相聚北京。她们与乌兰托嘎相约,明年一起到草原放歌。这首歌,连同它背后鲜为人知的故事,都将是千古绝唱。它告诉我们:作品的最高境界,是心的真诚!《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就是一个最好的见证!

广告位 ID:15
广告位 ID:16
广告位 ID:17
广告位 ID:9
广告位 ID:10
广告位 ID:11
广告位 ID: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