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有座灵剑山|第三十七章 弟子斗胆请师伯赐剑

推荐阅读: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绝品邪少绝世邪神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都市修真医圣至高使命九星霸体诀一品带刀太监末法之妖孽符神黑暗王者
  闻宝在灵剑派属于内门弟子,在缥缈峰二长老刘显门下,他的三师叔,自然是门派三长老,掌刑长老方鹤。<>

  刘显是不折不扣的严师,在山门修炼的那两年闻宝没少被骂,但与刘显的教训相卩掌刑长老无疑要更可怕得多,此时听到方鹤的声音,闻宝真是抖如筛糠。

  “回你客房,我和你师父都在。”

  闻宝心里一万个想逃,但终归是哆嗦着回了客房,打开门,眼前就是一黑。

  何止是师父和三师叔,就连五师叔也在,只不过比起正襟危坐,满面严肃怒容的刘显和方鹤,王舞的姿态游刃有余得多。一见面就笑着打招呼:“这秋膘贴得厚道。”

  此时正是初冬时分,贴秋膘的季节早过去数月,更何况这几个月基建处处长做的是劳心劳力,险些累得他瘦下一圈,此时听得五师叔调笑,闻宝勉强挤出几分笑容。

  “五师妹,不要说无关的话题。”方鹤冷声打断,而后便严厉地看着闻宝,“你知道我和你师父为何而来?”

  闻宝愣了一下,便无奈地点头,长老都亲自来了,还怕自己狡辩么?坦白从宽……

  于是便将加入智教的前因后果都说了出来,从武侯县智擒老淫棍到前两天与娜千户彻夜长谈,能说的几乎都说了,除了乾元燃血功这种太敏感的含糊过去,其余并没什么保留。

  这也是闻宝学聪明的一点,倘若这次门派下山的是个弟子辈的修士,说不得也要觉醒一番于其周旋,但是对上严明方正的长老,任何小花招都是自寻死路。而且既然他们还愿意听自己说,就证明事情还有转机。

  果然,听闻宝说完,刘显和方鹤并没有当即暴怒,只是默默点了点头,面色却更加阴沉。

  只有五长老依然无忧无虑:“小胖墩你真可以啊,现在居然也堂堂处级于部了,果然大机构下放的于部升迁就是快。”

  话音刚落,刘显终于忍不住怒了:“五师妹你还在胡言乱语刚才闻宝的话你也都听明白了,朱秦的报告所言不虚,你那宝贝徒弟果然是惹了天大的祸事”

  五长老眨着眼睛:“有么?”

  “还装傻那个见鬼的智教是怎么回事?”

  五长老继续眨眼睛:“我认为这是一次典型的自主创业行为,是劳动者主要依靠自己的资本、资源、信息、技术、经验以及其他因素自己创办实业,解决就业问题。王陆通过建立智教,成功在大明国掀起了一股修仙浪潮,解决了上百万人的就业问题,我认为门派应当予以表彰鼓励,并顺带给我这个做师父的涨两级补贴……”

  还没说完,刘显就气得毫无形象气质地拍起了桌子:“放你的屁”

  五长老惊讶:“在这里?不太好。”

  嗡刘显长老的剑气猛地绽放出来,眼看就要开练。

  方鹤叹了口气,伸手按住了刘显:“师兄息怒,咱们的主要任务不是责备五师妹,终归要找到当事人才好。”

  而后转过头问闻宝:“你和你王陆师兄可有联系方法?”

  闻宝答道:“以前有,但通灵宝玉前两天刚用过,现在我也联系不上他了。”

  刘显思忖了片刻:“可知道他是去了哪里?”

  闻宝想了想,摇头说:“实在不清楚。”

  “他身边呢?”

  “岳师妹跟着他。”

  “岳馨瑶?”方鹤的眉头就深深皱起来了,“那孩子行事一向稳重,怎么会和王陆走到一起?”

  刘显冷哼一声:“被煽动了呗,岳馨瑶那孩子终归没有多少历练,而王陆那张嘴巴,比他师父可是青出于蓝了。

  五长老冷笑一声:“青出于蓝?二师兄也太小瞧我了。”

  刘显也不理会:“既然知道是和岳馨瑶一起,那就让华芸师妹来找。”而后手指向前一点,空间便荡起了一圈圈的波纹,波纹正中,华芸的面容渐渐浮现出来。

  “咦,师兄你找我?”

  华芸一脸惊讶。

  “帮我找一下岳馨瑶。”刘显长话短说,而华芸也不问为什么,点点头后双目一闭一睁,便有了答案,“就在你不远啊,元神一扫就该知道了。”说完小脸还显出几分好奇,“你们是在玩耍人的游戏吗?”

  刘显当然没心思玩什么游戏,听华芸报出答案,脸上一怔,立刻以元神扫过,果然发现了岳馨瑶那独特的法力波动,当然,在岳馨瑶身边,一道淡淡的,却异常鲜明的法力波动也被他捕捉到了,正是王陆。

  以刘显的元神之强悍,若是真的全力扫描,整个大明国都逃不脱他的神识,只是在异国他乡贸然动用元神扫描,功率还开得如此之大,对当地修士却相当失礼,甚至可能影响一些人的修行,所以除非状况紧急,否则刘显不会动用太强的元神之力,也就使得他在找人的时候,只能拜托与各位弟子元神相连的门派长老。五长老当然也是因为这个理由一道而来——可惜五长老根本不配合。好在终归是找到了,而且是王陆自己送上门来。

  不多时,王陆就进了屋,身旁岳馨瑶非常乖巧地站到了一边,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她只是个看客。

  见到王陆,方鹤顿时坐不住长身而起:“王陆,你可知错?”

  王陆惊诧莫名地愣了半晌,随即低头道:“弟子错在太过优秀,令其他师弟师妹暗淡无光,丧失了修仙路上继续前进的动力。”

  方鹤听了险些一剑斩了这逆徒。

  “五师妹,看看,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徒弟”

  五师妹欣慰地点了点头:“不错,不卑不亢,有我的风范。”

  狗屁不卑不亢,方鹤怒发冲冠,元神激荡,险些被这货生生气死

  不过,眼看五师妹是打定了主意要包庇王陆,那和她就没什么可说的了:“五师妹,你可以离开了。”

  “咦,这么早?还没吃午饭诶。”

  “滚”

  五师妹只好悻悻离开,屋内就只剩下两位长老和三名弟子,掌刑长老方鹤上上下下打量着王陆,实在忍不住叹息:“你是个聪明绝顶的孩子,为什么要做出这种事?”

  王陆认真地反问:“敢问师伯,我究竟做错了什么呢?”

  方鹤沉默了一会儿,确定王陆并不是想要继续插科打诨,居然真的是在质问自己,不由有些恼怒:“你在凡间创立邪教,还问我做错了什么?”

  王陆则异常坚定地反驳:“智教绝非邪教,请师伯明察”

  方鹤一拍桌子:“荒唐你在大明国的所作所为,朱秦都已经写成报告送回山门,现在我让你自己看看,有没有写错”

  一封信纸凭空出现在王陆手上,王陆不出意外地捏起来,冲岳馨瑶晃了晃,少女低头一笑,心说师兄果然预料不错。

  朱秦的这封小报告是下了工夫的,将智教这八个月来的发展过程描述的七七八八,既没有添油加醋,也没有凭空构陷——这种无聊的伎俩,只会让他在长老心中减分,而且王陆的所作所为,又何需添油加醋?

  王陆看完这份报告,反问道:“门派安排此次历练,有禁止弟子开宗立派么?虽然我修为浅薄,但开宗立派并不受门规禁止。”

  方鹤眉头一皱正要说话,亲自策划此次历练的刘显已经忍不住怒道:“门派安排历练,是为了让你们增进阅历,提升修为,而不是妖言惑众,横征暴敛你才不过练气期,还远没到着急积累财富的地步我真是没想到,平日里看起来最有主见的你,居然会被红尘景象迷花了眼,无相峰就那么穷么”

  王陆扑哧笑了一声:“师伯放心,无相峰虽穷,但弟子志不曾穷,历练的目的也始终不曾忘,我的智教盈利状况虽然不错,但弟子未曾从中提取分文,绝非为了敛财而建立教派,请师伯明察。”

  听王陆这么说,刘显只是哼了一声:“不为财,为权也是一样”

  这一点王陆倒不否认,虽然在灵剑派中,他是真传弟子,地位相对超然,可是比起智教教主,一言可动百万人的权威,实在不能同日而语。

  “红尘乱世,最是能磨练人心,我将你们派下山去,是为了让你们出淤泥而不染,而不是混迹红尘就此沉沦”

  结果王陆还没等长老训丨话完,就非常粗暴地打断:“弟子从未沉迷权势财富,八个月来修行不辍,修为大有精进

  说完便主动放出了练气六品的法力波动,虽然在元婴真人面前,就如沧海一粟,但相较于屋中其余两位弟子,这般修为速度已经极为优秀,但刘显见了,却嗤之以鼻。

  “王陆,别忘了你的身份,你不是一般的内门弟子,你是门派真传才练气六品就让你沾沾自喜了?你可知,就算不和其余的真传相比,就算和你同一期入门的弟子中,你的修为也非最高”

  王陆不卑不亢:“我没记错的话,正是师伯教导弟子们,不可迷信修为境界,弟子境界虽不算高,但实力强悍,绝非那些依仗奇遇修为暴涨的师弟师妹可比,请师伯明察”

  这冠冕堂皇的无耻言论,令刘显整整一炷香的时间里没说出话来

  虽然在下山前就知道王陆这孩子被他师父荼毒不轻,但此时见了却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他的顽劣其余不论,单是对师伯的态度,就令人恼火。尤其一旁的掌刑长老方鹤,更是怒目圆瞪,心中飞快计算着王陆已经犯了多少条门规

  “……在凡间当教主当得久了,你已经自我膨胀得失去理智了。”

  王陆笑了一声:“是不是失去理智的夸夸其谈,其实师伯一试便知弟子斗胆,请师伯赐我一剑”

  一言出,满室皆惊







Ps:书友们,我是国王陛下,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从前有座灵剑山最新章节http://www.ww51.com/congqianyouzuolingjianshan/,欢迎收藏
手机看从前有座灵剑山http://m.ww51.com/congqianyouzuolingjianshan/从前有座灵剑山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从前有座灵剑山》版权归原作者国王陛下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星辰讲给林先生听[娱乐圈]佞臣之妻六十年代大神医白桦之殒被你深爱的时光位面之人生赢家金粉丽人[快穿]最佳演技越古遗情

网站地图

污文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