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有座灵剑山|第三十九章 问心无愧

推荐阅读:绝品邪少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都市修真医圣绝世邪神至高使命黑暗王者末法之妖孽符神制霸女权世界超级抗战系统
  “好胆量”

  面对这天地变色的一幕,刘显只是不咸不淡地说了三个字,却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

  下一刻,紫青雷蛇咆哮扑至,却在接近到刘显身周十米时就轰然溃散,无声无息。

  此时,在远方围观这一战的智教副教主叶初尘,则不由自主地倒抽了一口凉气。

  王陆接引下来的那道紫青雷光,虽然不是天劫,威力却绝不容小觑虽然王陆本人只是练气修为,但方才接引雷光的也不是王陆自己,而是王陆通过脚下祭坛连通整个新城,再以新城驱动方圆数十里的地脉灵气,猛然爆发的那股能量。

  那道紫青雷光所蕴含的威能,足以将他叶初尘灰飞烟灭十次,虚丹修士在那雷光面前就如凡人一般脆弱。按照叶初尘的猜想,这一击如此凶狠,王陆发动时又无声无息,出其不意,对手就算有元婴修为恐怕也要手忙脚乱?

  但实际上,刘显甚至无需为此抬一根手指,仅仅是凭借他对天地灵气的自然吐纳,便将雷光土崩瓦解。

  同样是吐纳天地灵气,元婴修士的境界远远超乎虚丹的想象,到了元婴期,修士将不再拘泥吐纳灵气的多少,因为玉府之中法力自生,源源不绝,修士更在乎的是吐纳的质量,强调的是对灵气的细微控制力。而对于刘显来说,身周十米的空间几乎是一个绝对的领域,他的掌握。紫青雷光虽然厉害,但终归是王陆取巧而发,其中没有元神凝聚,那么对刘显来说就只是一团无主的离散灵气,一次呼吸便能将其土崩瓦解。

  不过,对于王陆这胆大包天的先声夺人,刘显还是暗暗点了头,在逆境乃至绝境中都能保持反击的**,这不仅仅是胆量问题,而是许多时候以弱胜强,反败为胜的关键所在

  王陆这孩子,心性实在是厉害。而且那紫青雷光虽然威胁不到他,但以练气修为能接引下来也堪称奇迹了——哪怕是建立在一座新城的支援下

  雷光消散后,刘显甚至没有急着动手,而是以赞赏的目光看了王陆一眼。

  但这一次,却轮到王陆对此无动于衷,一招无效,他立刻接上下一招,这一次王陆的动作更大,十根手指遥指着祭坛上十根祭柱,前后上下挪动,这十根祭柱是整个新城的中枢,在王陆的指挥下,带动着整座新城发出轰隆隆的闷响,上百座城中建筑开始变化位置,在聚灵阵与汇元阵组合成的宏伟图画中,寻找着自己的位置。

  与此同时,接引紫青雷时变为漆黑的天空忽然亮了起来,并非夜色消散,而是夜色中无数盏明星点亮,璀璨如星河

  远方的叶初尘再次惊叹,那是他的星蕴啊……在王陆手中,凭借新城与地脉之力,竟然演化成了满天星河

  下一刻,星河陨落,王陆挥手间,将成百上千的星蕴齐齐摘下,组成令人眼花缭乱的流星雨,轰向刘显。

  刘显嘴角微微翘了一下。

  这一式星河陨落,威力未必比方才的紫青雷更强多少,更无疑更显功力,尽管是有法阵相助,但一般的练气士绝无可能驾驭得了这般大场面

  当然,灵剑派的弟子注定不能与一般修士相提并论,但王陆所修无相功,攻弱守强也是出了名的,能有这番场面殊为不易……虽然看起来也有几分刻意卖弄的嫌疑。

  只可惜,王陆费尽心思营造的场面虽然绚丽非凡,却没有实际意义,刘显依然没有动一根手指,仅凭元婴吐纳灵气,便令星河消融,夜幕退散。

  而这一招之后,刘显终于动了。

  “好,我已经看够了,接剑。”

  下一刻,一道无形之剑穿破了王陆精心布置的数十层防御,轻轻点在王陆额心处。

  正是刘显的问心剑。

  问心剑的本质是元神之剑,发动时只需刘显的元神一转,就连法力波动都不会有,论及悄无声息,比王陆那刻意暗算的紫青雷还要防不胜防。王陆和智教的长老们虽然都花费了不少心思,终归是揣摩不到元婴修士的手段,布置的防线在刘显面前不堪一击。

  问心剑蕴含着刘显的一丝飘渺仙心,虽然只是一丝一缕,但对王陆来说却如长江大河,来势汹汹。王陆只觉得元神一震,已经被问心剑的滔滔剑意吞噬,元神所见,五感所及全是一片漆黑。

  恰于此时,一声沉闷的破碎声响,将王陆从一片漆黑中唤醒,只见祭坛十大祭柱已碎其一,同时破碎的还有整个新城的一角,超过三十个九品法阵在大地上消失,共同引爆了一记响彻内府元神的破灭钟声。

  如此惨痛的损失,不过是将王陆从失神中唤醒了一瞬。而就是这短短一瞬,已足够王陆做出应对,右手拇指中指轻轻一碰,无相心法应机而发,九座祭柱隆隆而动,令整座新城仿佛笼罩在一片翠绿的光芒中

  “好”

  天上的刘显忍不住赞叹了一声,王陆的阵法布置品级不高,但数百个阵法环环相扣,却体现出极其扎实的阵法基本功,单就这一点,此次历练的弟子中就只有寥寥数人可堪相提并论,但那些专精阵法的弟子中,又没人能有王陆这样精准的时机把握和布局的能力。

  破灭之钟是早就准备好的,只要王陆失神便自行发动,显然他早就料定自己挡不住问心剑的锋锐剑意……这小子倒有自知之明

  而后面的那层翠绿光芒,则是醒神光,光芒笼罩之处,可令人精神振奋,彻夜不眠,王陆以此光包裹自己,是为了防止在问心剑的逼问下昏迷过去,应对也是得当,更难得的是发动只需要一个手势,对一个练气六品的弟子来说实在难能可贵。

  到了这一步,刘显如何看不出王陆的打算?

  三天布置,尽显智教那惊人的组织动员力,一个高度纪律化的组织,怎可能是那些世俗间的邪教可比?尽管在新城建设时,因为太多人发动乾元燃血功,让整个山谷动充斥着一股血腥气,但蓬勃向上的斗志,却尽显了智教与其他邪教的不同。

  而后王陆亲自上阵,一道雷光,一场星雨,当然不是不自量力地试图撼动一个元婴长老,而是炫耀他那惊人的细微控制能力和时机把握能力,这些都是修为境界体现不出,但实战中却非常关键的技能。

  这是在尽情展示这八个月来历练所得,而刘显也承认,仅从这几点来看,王陆已然是这一批弟子中的一流人物,至少绝不是沉迷权财诱惑而堕落不前的废物。

  这就是王陆的自证清白

  “的确不错啊。”刘显在空中轻声叹道。而此时再想起三日前,在客栈客房内王陆那挑衅一般的一言九顶,心中的气恼就消了许多,作为传功长老,对优秀的弟子总是有几分偏爱,而这孩子,狂妄也的确有狂妄的本钱,只不过……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作为灵剑派的真传弟子,仅仅做到这一步还远远不够,和另外那两名真传相比,还远远不够

  更何况,问心剑的考验才刚刚开始,方才令王陆直接昏迷的剑意,不过是问心剑的外壳,真正的核心,也就是来自缥缈仙心的力量还藏在后面

  如今,身处醒神光之中的王陆,就正在直面问心的力量

  恍惚间,新城和山谷如云雾般消散了,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片尸山血海,王陆站在不知多少人的尸骨山上,四周阴风测测,鬼哭神嚎。

  王陆不用想也知道,这是问心剑制造出的幻境,真正的考验从这里才算开始,而在问心剑下,自己过关的可能性实在不高。

  老实说,有了先前那一轮轮表演,自己早就证明了实力,就算现在放弃,被问心剑击破心防也无所谓了,本来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完不成又不是罪过。刘显师伯最是爱才,多半训丨斥自己一番也就罢了……但王陆所图,又岂是这么简单?

  问心剑而已,就来正面会会。

  于是王陆任凭阴风呼啸,脚下尸山震颤,一具具死而复生的尸骸从血与骨的堡垒中挣扎着钻出来,漫山遍野,并向着王陆所在的山头缓步逼近。

  如此恐怖骇人的场面,直接投射在元神之中,足以令大多数心智不坚的修士魂飞魄丧,但王陆又哪里有半点恐惧的模样?反而是嘴角勾起冷笑,双手交抱等着尸骸们的靠近。

  过了几息时间,距离最近的尸骸已经走到了王陆面前,那尤带着血肉的头骨左摇右摆,并从口中吐出含糊不清的音节。

  “教……主……”

  “王……陆……”

  王陆哼了一声,开口笑道:“别故弄玄虚,我知道你们想说什么,让我这个当教主的,给你们这群因智教而死的死者偿命是不是?”

  话音刚落,笑容猛地收敛,化为满面寒霜:“偿你妈,吃屎去”

  说完,手一伸,便按在了最近的一具尸骨头上,而后猛地一推,便将其推下山去。尸骨咕噜噜滚动着,半路就碎成了一地血肉残渣。

  王陆的暴行顿时激怒了尸骸,千万具尸骸鼓噪起来,令环境内的阴森气息更重了几分。这问心剑的幻境最不怕就是暴力破解,因为一旦被考验的人将解决的方法诉诸暴力,多半就是内心已虚而问心剑的幻境强弱,恰恰取决于对方内心的强弱,一旦心虚,那么在幻境之中,多强的对手制造不出来?就算你是大乘期的猛人,问心剑也能投影出十七八位真仙把你碎尸万段。

  但王陆的暴力背后,却是坚定的令人难以理解的自信:“渣滓们,你们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咆哮?”

  这一声中气十足的怒吼,在幻境中如滚雷一般自山巅碾压下去,令所有尸骸的鼓噪为之一顿。

  而不待它们再有动作,王陆剑眉一竖,伸手前指:“你们,是死在智教扩张的征伐战争中的败亡者,你们怨气滔天,将死亡的痛苦归咎于我,恨不得将我千刀万剐而我,不避不逃,满怀欣喜地接过这份杀孽,承受你们的怨恨因为敌人的痛苦就是我的快乐,敌人的怨言就是我的天籁仙音既然站在敌对的立场上,对你们的杀戮,我问心无愧

  说完,手指方向一变:“而你们,是死在智教扩张战争中的智教战士,你们心存悔恨,幻想着若非加入智教,若非站上前线,便能苟且偷生,于是便将死亡的怨恨归咎于我对你们,我坦然以对,心存鄙夷因为超过你们十倍百倍的教派烈士,无怨无悔地为教派为理想奉献生命,与他们相比,你们轻如尘埃而真正的战士,应将怨恨留给敌人,应将目光永远固定前方应在死后亦召集旧部,从地狱杀回人间当你们放弃了对敌人的怨恨,转为悔恨之时,你们就不配成为战士,不配享有智教的荣光对于堕落者的死,我不屑一顾”

  “至于你们,你们是乾元燃血功下夭折的修士,你们自以为受到蒙骗,自以为冤如六月飞雪,自以为是我葬送了你们的长命百岁对你们,我只有冷漠的鄙夷因为是我赐予了你们触摸仙道的机缘,是我赐予了你们这些凡人更进一步的可能,是我,让你们从注定默默而死的蝼蚁中升华,成为九州大陆升华的奠基人何况乾元燃血功从未强行推广,是碌碌无为的庸人,还是闪耀夺目的英雄哪怕只有一瞬间,决定在你们手中你们选择了闪耀,就没有资格去悔恨闪耀的代价如今的鼓噪只会让你们忘恩负义,死不足惜”

  一连串的咆哮,震慑了千万尸骸,王陆的气势在这一刻提到了顶峰,哪怕这地狱一般的尸山血海,竟然都抵挡不住他的惶惶雄辩千万尸骸竟裹足不前,而地狱的阴风也削弱了许多,天空的血云背后透出一股金色的光芒,仿佛随时可能云破天开,阳光普照

  “呵,有意思啊。”

  与此同时,旁观了这一切的刘显笑了一声,点了点头。

  “有意思?我看全是强词夺理”方鹤对此则不以为然。

  刘显说道:“虽然是强词夺理,却非单纯卖弄言辞之利,能在问心剑下堂而皇之的将这番道理诉之于口,可见他内心深处也是这般认为,哪怕面对尸山血海,也问心无愧啊。”

  方鹤更是摇头:“这样的问心无愧,只能说明其内心的扭曲。”

  刘显却说:“师弟却是以寻常人的标准来要求他了,别忘了这孩子终归也是一教之主,俗话说慈不掌兵,若没有这般扭曲的心境,如何经营一个教派?或者说,九州大陆,哪一个成功的领袖,没有一点偏执和扭曲呢?”

  方鹤只是摇头,却不与刘显辩驳了。

  刘显又说:“放心,你又不是不知,问心剑的威力远不止于此,王陆这孩子也只能在第一关时硬气一点,接下来的考验他抵受不住的。”

  这也是理所当然,问心剑若是仅凭内心的强硬就能支撑过去,也就不会有自证清白的功效了。因为就算一个人滥杀无辜,只要坚信自己滥杀有理,这一关也能应付过去,只是未必能有王陆这种尸山咆哮的魄力罢了。

  一个人的问心无愧,绝不等于恬不知耻,因为问心剑问的并非一个人的七窍玲珑心,而是道心。

  所谓道心,是修仙时,对仙道的感悟与理解,尽管仙道可分大道三千,但任何一种都有其底线和基础,若要遵循这些道,就要接受这个大千世界的规则,不能用自己的想法覆盖在大千世界规则之上,不能用畸形的三观来理解大道,也就不可能理直气壮地做恬不知耻之徒——除非修行魔功,或者元神的修行已经到了澄净无垢,那才另当别论。

  王陆既没有修行魔功,元神也远没到澄净无垢的地步,因此当问心剑的威能真正展现时,那强势的威压顿时维持不住。

  幻境中,尸山血海和千万尸骸尽数消失,只剩下无边无际的黑暗。

  过了不知多久,当王陆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甚至开始意识模糊的时候,一个声音轰然炸响:“你有罪”

  王陆险些当场魂飞魄散这三个字响起时,千千万万的画面涌入脑海,他看到了在智教扩张屠刀下呻吟的修士,看到了修行乾元燃血功过激,当场猝死的平民,更看到了因教派赶工,日夜操劳而过早死亡的智教工人,以及在他棺木旁哭泣的亲属。

  这都是实实在在的因果,无论你承不承认,手中的鲜血都不会因此而洗白。王陆自然知道这一关的艰难,立刻紧守心防,全力抵御

  他元神修为不够,无法直面问心的考验,所以此时手段尽出,新城残存的九根祭柱猛地飞上了半空,而与之相对应的,就不仅仅是新城,而是周围连绵起伏的山脉青山绿水都在祭柱的光芒下颤抖,继而从地脉中压榨出更多的灵气,随着新城聚灵阵的运作,江河入海一般涌向王陆

  此时的灵气之汹涌,比起当日修筑混沌法坛时的灵气潮汐还要猛烈数倍寻常的练气修士怕是立刻就要爆体而亡,但王陆身处祭坛正中,却稳如泰山,将全部的灵气都纳入体内,顷刻间内府中白金色的暴雨掀起了一场洪水这由空灵根转化的特殊法力,竟然都有些来不及挥发了

  当然,真正的主角,是由两百余根剑骨提炼出的金液,剑骨初成时,王陆吐纳灵气的金液是一点一滴的积累,如今却仿佛打开了两百零六个泄洪闸口,在内府中形成金色的海洋

  与此同时,内府中被漆黑包裹的元神开始疯狂转动,仿佛海眼搅动着整片海洋,片刻后元神大放光明竟逼退了黑暗

  “好”

  这一刻,刘显和方鹤齐声喝彩

  为的不是王陆那用于吸取灵气的庞大阵法,也不是加诸己身,用于加固剑骨的灵丹妙药,而是最后那个环节,将法力强化元神的技巧

  对于修士而言,法力、元神,是彼此独立的两者,元神驾驭法力,法力滋养元神,但两者并不能随意转化,除非

  如王陆这般,使用高明的心法。心法心法,正是心与法的转化如刘显、方鹤等元婴老怪,自然都会这门技巧,只是王陆才修行三年,修为不过练气六品,竟能用出心法转化……简直堪称奇迹

  “五师妹的新版无相心法又有进步了。”片刻之后,刘显感慨,“不过主要还是王陆这孩子厉害,能做到这一步,这问心剑……”

  方鹤冷哼了一声:“还是挡不住,修为毕竟太浅了。”

  刘显沉吟了一下:“也不是完全没机会……至少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了。”

  “除非他愿意拼命,否则就连万分之一也没有。不过,只要不是白痴,完全没必要为一个问心剑拼死拼活,做到这一步,谁还会太过苛责于他?他心里应该也清楚不是么,不会坚持到底的。”

  刘显笑着摇了摇头:“师弟你也爱才心起了?”

  方鹤转过头:“这等歪才,还是算了,若是能像你家小琉璃那般,倒还不错。”

  刘显笑容顿时苦涩了几分:“小琉璃若是能有这王陆一分的机灵我也就知足了……”

  两位长老闲谈了几句,对接下来的结局已经没有更多期待,然而就在此时,面对问心剑最严厉的考验,最深沉的漆黑,王陆的元神竟然针锋相对,半步不退

  刘显惊讶万分:“他这是要拼命么”

  方鹤眉头紧锁:“他在想什么?”

  然而无论此时王陆在想什么,无疑是选了一条绝路

  问心剑并不是伤人之剑,哪怕被突破心防,也是败而不伤,并没什么危险,但王陆这般超负荷地运转心法,对肉身、内府和元神的创伤都将是致命的

  而他成功抵挡问心剑的机会,最多也不过万分之一

  无论刘显还是方鹤,都没料到王陆下山八月,性子竟会变得如此刚烈,只为了自证清白,连性命都不顾了?

  这个时候,任何多余的想法都没有,刘显只是愣了一息,便将元神倒转,包裹在王陆元神周围的黑暗立即为之消散。最后的半式问心剑,被刘显生生收了回去

  而陡然失去了压迫,王陆也是一惊,立刻散去法力灵气,停转心法,然而整个人已是身心俱伤,疲惫万分。

  站在祭坛上,王陆就连站姿都维持不稳,摇摇欲坠间,面上的笑容却依然是那么自信和从容。

  “师伯,弟子……问心无愧”







Ps:书友们,我是国王陛下,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从前有座灵剑山最新章节http://www.ww51.com/congqianyouzuolingjianshan/,欢迎收藏
手机看从前有座灵剑山http://m.ww51.com/congqianyouzuolingjianshan/从前有座灵剑山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从前有座灵剑山》版权归原作者国王陛下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择夫婿重生八零幸福路与你相安,浮生皆客上等宠爱王妃贤良淑德丞相家的小娇娘我有特殊破案姿势[异能]到我怀里来这个快穿有点甜:猫系男友病娇中独宠娇妻(重生)

网站地图

污文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