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劫主|第五百二十一章 元婴剑仙

推荐阅读:灵剑尊战气凌霄花间高手太古龙象诀重生在三国很纯很暧昧武道至尊太古剑尊最强天赋树次元论坛
  “让我离开?”

  方原听得了那陆姓白袍的话,也是微微一怔。

  脸上的表情出现了些许的变化,淡淡的看向了他,道:“凭什么?”

  那陆姓白袍冷冷回答:“自然是凭我等手中剑……”

  方原不再说话,身边却有青气枭枭而起,丝丝缕缕,犹如一块巨大的丝绸……

  周围气机似乎有些森然,让人感觉压抑。

  “稍安勿躁……”

  也是在这时候,那白袍剑师萧琴低叹了一声,喝命左右,然后静静的看向了方原,带着歉意的一笑,道:“方原道兄,有我们李白狐师兄的道剑为你作保,我们也不愿直接向你出手,只是这雪原你当真不该来,听我一句劝,打消了此念吧,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如何?”

  “咱们本来就井水不犯河水!”

  方原亦是看了那女子一眼,轻轻吁了口气,道:

  “我知道洗剑池是在担心什么,但还请你们转告师长,方某再不争气,也不会堕入邪途,我此来雪原,只为磨励剑意,炼成剑心,大家都是修剑道之人,知道成道之难,还请理解方某,若我入魔,你们可来斩我,但在此之前,还请莫要阻拦方某一颗向道之心……”

  这一番话,方原也是动了真意,说的诚恳。

  “呵呵,你说自己不会入魔,那就不会入魔了?”

  那陆姓白袍森然道:“我们前来阻你,也是瞧在了白狐师兄的面上,否则的话,这等寻求邪道的妖人,说一声斩也就斩了,岂会留在这里与你苦苦劝说,望你知些好歹!”

  方原心间怒气也升了起来,沉默了半晌,道:“那我若不知好歹呢?”

  陆姓白袍呛啷一声,长剑已出鞘,杀气凛然。

  方原看了他一眼,摇头道:“没用,你拦不住我!”

  “那就来试试!”

  陆姓白袍低喝了一声,在他身边,诸位洗剑池黑袍剑师也纷纷拔出了宝剑。

  周围忽然间剑拔弩张,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三位老魔都已经在暗暗叫苦,没想到这雪原上恶名昭著的邪修来了,方原还斩了他们一众爪牙,结果他们倒都没怎么说别的,反而还客客气气的送礼,而这洗剑池来了,倒是另一番光景,眼见得一场大战将起,他们也犹豫了起来,若是动起手来可怎么办?

  不帮自家公子吧,身上还有毒丹呢,可是帮的话……

  ……洗剑池那也不是好惹的啊!

  萧琴皱起了眉头,轻轻一叹,按住了陆姓白袍的肩膀,向方原道:“方原道兄还请见谅,陆师弟的同胞兄弟,便是被邪修所害,因此他尤为痛恨邪道剑修,但我等也希望方原师兄可以理解我们的苦心,邪剑之所以称之为一个邪字,便是因为他们无恶不作,触碰了底限,你乃堂堂六道魁首,前途无量,便是昆仑山弃了你,也总有一些其他的道路可走……”

  说着微一沉默,皱眉看着方原,道:“又何必非要闯此邪途?”

  从这目光里,方原倒是看出了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他心里也明白了,沉默了半晌之后,低声一叹,道:“你们已然认定了方某此来,是想走上邪剑之道,那看样子方某再解释什么也没用了,方某平时也不是个愿意多嘴的人,可在这时候,还是要多说一句,便是你们信不过我,难道还信不过你们自家的师兄李白狐么?”

  说着话时,抬起了头来,看着萧琴,淡淡道:“他既然愿意用本命道剑帮我作保,便是因为他相信方某不会走上邪途,方某再不争气,也不会让自己的朋友对我失望的……”

  萧琴听了,微一沉吟,道:“那方原道兄入了雪原,又打算怎么做?”

  听了这话,方原却沉默了一会,道:“磨砺剑意,寻求剑心!”

  陆姓白袍听了此言,已是忍不住冷笑了起来,道:“若是剑心这般容易修炼成功,也便不会有这么多无辜之人遭邪修掳去神魂了,姓方的,你这身份,扯这等谎,不羞么?”

  方原皱起了眉头,不再多言。

  “承天剑道,一开始便走入了邪路,再磨砺也没用的!”

  而萧琴则说得更干脆,道:“方原道兄,回去吧,我们洗剑池会当你没有来过!”

  方原的耐性也达到了顶点,他过了一会,道:“我若一定要过去,你们拦得住我吗?”

  ……

  ……

  轰隆隆!

  因着他这一句话,周围的风雪似乎都浓重了许多。

  一股若有若无的压力,在方原身上升腾了起来,青气袅袅,似乎引动了周围虚空,使得这一片茫茫风雪,都变得沉重无边,那巨剑之上的洗剑池弟子,在这时候,甚至都感受到了一种如天地向着自己镇压了过来般的压力,黑袍弟子,此时都已身形摇晃,似要站立不稳。

  而那两个白袍剑师,在这时候,也是脸色大变,如临大敌。

  且不说那些黑袍剑徒,这两个白袍,本来就是李白狐的师弟师妹,一身剑道修为,怕是还不如三年前的李白狐,而在三年前,方原便有与李白狐一战的实力,如今三年过去,他在琅琊阁阅遍天下玄法神功,修为突飞猛进,虽然方原如今的修为,还只是刚刚踏入了金丹后期不久,只能算得上金丹七转,但单以神通威力而论,元婴之下,他已寻不见多少对手了。

  如今他心下不快,引动了气机变化,这些洗剑池弟子,便也感到了莫大的压力。

  “我们,或许是拦不下方原道兄的……”

  而在这时,那陆姓白袍,已经说不出话来,但那萧琴,却还是强行保持着镇定,过了一会,才低声说道:“但我们也不是自不量力之辈,之所以看到了方原道兄现身之后,直到现在才来见你,便是因为我们早已用剑书通知了剑池长辈,想必,他老人家也快要到了……”

  “嗯?”

  方原听了她的话,微一凝神,然后慢慢向西方看去。

  然后他道:“若我猜的没错,这位长辈,应该已经到了才对!”

  周围的风雪,忽然间纷纷扬扬的席卷了起来,似乎被每种气机触动了。

  那大雪如幕,遮蔽了无数人的视野。

  待到大雪缓缓落下,众人便看到,巫雪山顶,半空之中,不知何时已多了一位身穿白衣的女子。

  此人看起来约二十许年龄,穿了一件纯白色的丝袍,头发披散,没有任何饰物,整个人身上,同样也是不挂半点佩饰,只在腰间,斜斜的垂落了一柄紫剑,看起来却像是木质一般,她便这么轻轻的站在了半空之中,似笑非笑的看向了方原,眼神十分的欣赏。

  “真不错,金丹修为,便能看破我的剑隐之法!”

  方原向她施了一礼,道:“前辈一来,雪都不敢下了,想不发现都难!”

  下方巨剑上的白袍与黑袍,听闻了此言,也都吃了一惊,急忙齐齐向这白衣女子行礼。

  “拜见闵长老……”

  听得这些人的称呼,方原心里也是微微一动。

  再次凝神,打量了这女子一眼。

  却见她生得年青,但面上却无半点稚嫩之色,想必是以修为隐去了真实年龄,而且洗剑池长老虽有不少,但能被白袍剑师如此郑重行礼的,想必也不是普通依着年龄与辈份而升任的长老了,那也就是说,眼前这个女子,是真正比白袍剑师还要高了一阶的存在……

  在外界,都称这些人作“元婴剑仙”!

  为了阻拦自己,洗剑池居然出动了一位元婴剑仙么?

  他心里无奈,脸上也已露出了一抹显得有些无奈的笑容了。

  看样子直接打过去不行了,得换种方法……

  ……

  ……

  “小伙子,他们拦不住你,我总可以了吧?”

  那闵长老也不理会下方向她行礼的洗剑池弟子,只是上下打量了方原一眼,面上露出了一抹笑意,道:“瞧你长了一张不讨人厌的脸,本长老也不想欺负你,乖乖的回去吧,那邪剑没这么好修的,你还是老老实实去魔边历炼几年,让昆仑山再答应收了你比较好!”

  方原有些无奈的看向了她,道:“前辈也不相信我真不是来寻邪剑修的?”

  那闵长老道:“你瞧我长的像个傻子吗?”

  “长的不像,说话像!”

  方原心里暗想,然后他思索了半晌,叹道:“前辈如何才能信我?”

  闵长老叹道:“这无关于信与不信,你本就修炼出了一身承天剑道的根基,邪念一动,便入了魔道,我们洗剑池说惜才也好,不愿凭白多一位强敌也罢,无论如何,都不会允许你进入雪原,但倘若你愿意到我们洗剑池去,借剑池之水洗去一身剑意,那我们洗剑池不仅不会阻止你进入雪原,甚至补偿你,给你一个在洗剑池参悟剑道的机会,如何?”

  “洗去一身剑意?”

  方原听了此言,脸色都忍不住变了。

  他如今已然不是曾经的青涩少年,自然知道这句轻飘飘的话背后的含意。

  看起来,似乎是洗去他以无缺剑经炼就的剑道根基也没什么,并不影响他的神通,但实际上,他从开始修行,便一直苦苦练剑,早已将无缺剑道之理凝聚于一身,甚至铭刻入了神魂,更是有一柄剑便养在了体内,若是要借剑池之水洗去,那便是将这所有,都连根拔去,

  不仅他的肉身会大伤根基,再修不得武法,甚至神魂都会变得残缺不堪,影响结婴。

  而这,其实也正是当年青阳宗那位剑痴所经历过的苦难……

  当时洗剑池将他废掉,生生世世,永远残缺,其实用的,便是这所谓的洗剑之法!
大劫主最新章节http://www.ww51.com/dajiezhu/,欢迎收藏
手机看大劫主http://m.ww51.com/dajiezhu/大劫主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大劫主》版权归原作者黑山老鬼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重生之资本帝国陪师姐修仙的日子武道至尊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请搜索绝世唐门)绿茵锋神我的老婆是貂蝉香港娱乐1980异世荒野直播重生似水青春我的脑内作死系统

网站地图

污文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