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绝新汉朝|第五十八章 方圆难周,异道不安

推荐阅读:邪御天娇武破九荒都市超级修真妖孽龙魂特种兵最强屠龙系统玄天魔帝最强超级学霸铸圣庭终极特种兵王影后有喜:总裁鬼夫霸上瘾
  “来了么?来了么?”

  幽暗狭窄的牢房中,徐方披头散发的瘫在地上,身上的衣衫都被扒掉了,正躲在一个角落,喃喃自语,可是藏在发丝间的那双眼睛,却泛着仇恨之色,阴测测的看着不远的几名牢头、皂隶。

  “等着吧,等陈止过来,我替他算了命,肯定会让他震惊,再将他未来的一些论著说出出来,必然得他赏识,只要他点头,肯定有办法能保住我,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想着想着,他的眼中神色逐渐怨毒。

  “这次我是栽了,连铜钱都被抢去了,估计也是原来的运势用的差不多了,正好碰上了空档期,才会有此一祸,等我拿回铜板、缓过来之后,先出卖了陈韵,取得陈止信任,就先在他的庇护下发展,等时机成熟了再动手,这次因为那两年之约,是有些操之过急了。”

  想到了新的计划,徐方被刑具惊吓的心情,也略微平复下来,仿佛已经度过了难关,开始计划起接下来的人生道路,只是在他的计划里,身边的这些个牢头、皂隶,都是未来的报复对象!

  各种酷刑在他的心中轮番上演,嘴角不由挂上了一抹冷笑。

  “这群人不会无缘无故的盯上我,肯定有人在背后主使,到底是谁?是流民军中的人,还是陈韵?应该不是陈止,我始终隐藏的很好,不管是谁,敢算计我,等我度过这一劫,必定加倍奉还!”

  “你看这货,好像在笑。”忽然,有一名皂隶注意到了徐方的表情,指他笑道:“八成是傻了。”

  “蠢人不知死之将近!”在脑海中计划好崭新人生的徐方,看着这名皂隶,不由在心里嘲笑起来。

  牢头瞥了徐方一眼,毫不在意的说着:“别管他了,这人蹦跶不了多久,周头不是说了么,等他回来就动手。”

  他这么一说,徐方也紧张起来了,但又给自己打气,重新平静下来:“我的人生有如此际遇,必然有着自己的使命,不会这么容易出事的,这不符合逻辑,先等陈止过来,他一来,整个局面就盘活了!”

  这边他想着,那边又有一名皂隶指着他道:“这小子分明是个奴才,却细皮嫩肉的,体格也可以,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家娇生惯养的公子哥呢。”这个时代,很多布衣和奴籍家中物资匮乏,营养不良是常见的事,加上常做体力活,身子自然粗糙,可徐方却不同。

  “就他还公子哥。”牢头嗤之以鼻。

  这又让徐方愤怒起来,心中更有不甘:“你们口中的公子哥,在我眼中,不过是限于眼界的废物,只知吃喝玩乐,也配和我比?”

  哒哒哒……

  正想着,脚步声从外面传来,紧接着就见一名留着长须、身穿官服的男子走了进来,在他的身边还跟着那名皂隶张虎。

  “周头。”

  “周游徼。”

  牢中的看守,一个个起身行礼。

  这人正是周游徼,大名周添,背后的周家是彭城一个宗族,算不上世家,但影响力不小,和陈家关系密切,属于利益集团的一份子,所以陈边一出面,他就答应下来。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本以为只是抓了个小小家丁,可等他见到那个写着“王”字的令牌,立刻意识到问题不小,吩咐心腹看住这个家丁,自己找了几个亲近的同僚,商量了对策。

  等几个人商量出了对策,周添便再次出面,来到牢中。

  “没出什么事吧?”站定身子,周添扫了角落里的徐方一眼,问起几名皂隶。

  “没有,我们看得很紧,谁都没来。”

  “那就好,等会张屠来了,今晚的事就算结了,你们也能回去休息了。”周添笑着跟几个下属、同僚说着。

  这话落到了徐方的耳中,仿佛惊天霹雳一般,他一下子就愣在原地。

  周添走进来的时候,这位陈府家丁还努力的向牢门张望,没有看到预料中的身影,隐隐就有不妙的感觉了,现在听周添这么一说,只觉得天都塌下来了,两股战战。

  “陈……陈止,七少爷呢?七少爷呢?”他忍不住问了起来,眼中的怨毒和仇恨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慌乱和惊恐。

  “你说见就见,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周添朝徐方看过来了,眼里满含怒气,若非这人,自己也不会如此头疼,当然,也是那陈家老二害的,可陈家老大陈迟这么一守孝,县中为了平衡各族利益,正要提拔陈迟的七弟陈远为贼曹了,主县中盗贼事,是自己的上司,岂能得罪?

  于是这全部的怒气就顺理成章的落在徐方身上,那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什、什么?没来?这怎么行?”徐方哆嗦起来,看向张虎,忍不住道,“你有没有告诉他,我有重要之事要禀报?你说没说啊!你说啊!”

  “大胆!”张虎眉头一皱,上去就是一巴掌,“游徼面前还敢放肆!”

  “这人怎么回事!”周添眉头也是越皱越紧,觉得这徐方行为怪异,看着腻味,心中更是暗恨他勾结反贼,让自己左右为难,偏偏这事能不提,就尽量不提,得先把这个认证灭了,才好给上面交代,不然整个彭城县、乃至彭城郡,怕是都不得安生。

  一念至此,他也没了耽搁的心思,就摆摆手:“行了,多余的话也不用说了。”

  “别别别!”徐方彻底怕了,知道情况非常不妙,若不度过眼前难关,自己大好人生怕是难以维系,他倒也没有昏头,知道这时候,漕帮也好、陈家也罢,估计都没什么用处了,毕竟自己的罪名是背主,至于那王弥,一介反贼,说出来问题更大,就真的一点活路都没有了,所以在这最后关头,他只能利用最大的优势,“我、我会占卜!前知八百年,后知一千年!周游徼您放了我,我不能死啊!我真的不能死!”

  “前知八百年,后知一千年?”周添停下脚步,闻声笑了起来,“当我是三岁小儿不成?我会信这个?”

  徐方兀自竭力辩解着:“郡守可以作证,我帮他测算过,很灵!”

  “哦?”周添神色微变,想到这徐方能联络到那反贼,肯定有些本事,不禁问道,“那你说说,我何时能发财升职?以后这彭城地界,可有什么宝贝出世?”他倒也有点头脑,放到后世肯定也是关心彩票号码的人。

  可这么一问,徐方却傻眼了。

  你什么时候升职加薪,我怎么知道!

  你一个微末小吏,史书上连一个标点符号都没提过,徐方上哪知道,至于那彭城宝贝,徐方更没有半点印象。

  徐方的这幅模样被周添看在眼中,顿时脸上布满阴云,觉得被耍了,冷笑道:“可笑至极!”言罢,拂袖而去。

  徐方面露恨色,嚎叫起来:“游徼!你不能杀我!无声无息的死在牢狱中,这不该是我的结果!我做这些都受陈韵指使!是他让我害陈止的,我有物证!”

  这话一说,周添神色骤变,呵斥道:“胡说什么,陈韵、陈止乃是一族兄弟,哪有手足相残的道理?封住他的嘴!”他一看这情况,知道恐惧之下,这家丁要口不择言了,说陈家兄弟相残,可不是好名声,自己这次替陈家办事,总不能让这消息传出去,但更可虑的是徐方将王弥的事情说出来,被这些牢头、皂隶听了,问题就复杂了。

  于是,任凭徐方如何叫喊,很快被人堵住了嘴。

  周添则直接出门,门外有个膀大腰圆的壮汉,一见到他,就笑着行礼。

  周添摆摆手,那壮汉一拱手,进了牢中。

  这事不是第一次做了,如果不是那块令牌,和往日也没有多少不同。

  “细作既死,下一步就得喊上其他几人,给县尉一个回信,然后守住消息。不然的话,无论是王弥听到风声,还是朝廷追查到,都是要命的,陈老二啊陈老二,你可是害苦我了!你这个人情可真不便宜,你们陈家可别忘了我这次的事!”

  PS:今天,我们送走了徐方同志,这个人的规划,其实是用于外传的,但有关他的外传不是发生在古代的,这里征求一下意见,如果诸位看官感兴趣的话,以后具体制定一下。公告:笔趣阁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







Ps:书友们,我是战袍染血,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冠绝新汉朝最新章节http://www.ww51.com/guanjuexinhanchao/,欢迎收藏
手机看冠绝新汉朝http://m.ww51.com/guanjuexinhanchao/冠绝新汉朝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冠绝新汉朝》版权归原作者战袍染血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今天戏精夫妇发糖了吗遇见爱 预见死老白,我是小青啊论如何追到那个脾气一点就炸的大美人别过来我很方[电竞]与天同兽醉莲(又见一帘幽梦同人)一帘幽梦之复仇影后居然会吃鸡定风流

网站地图

污文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