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蛇》之后……(李碧華答傳媒問原版)
广告位 ID:14

《青蛇》之后……(李碧華答傳媒問原版)

2015-11-27 20:12:30热度:作者:来源:
广告位 ID:12
广告位 ID:13

话题:李碧华青蛇 人生哲理 你怎么看 《青蛇》之后……(李碧華答傳媒問原版) 

暮春三月,香港艺术节首演舞台剧《青蛇》,四月在北京中国国家话剧院上演,之后,开始了全国以及全球巡演的行程。

上海、杭州、台湾、澳门、英格兰、苏格兰、新加坡、韩国、奥地利……在洽谈欧洲丹麦冰岛法国挪威等十多个国家的演出。

中国舞台剧第一次走出国门的是1980年北京人艺的《茶馆》,到美国巡演。国家话剧院通知我们,《青蛇》获邀明年三月参加肯尼迪(内地给我资料译肯尼迪)艺术中心演出四场,这1971年建于华盛顿的国际著名演出场所,和陆续远征的纽约、洛杉矶等,令剧组仝人很兴奋――我倒不觉得是什么文化传奇,做人处事尽己心力,一切顺其自然,多好。

如前一样,我不接受访问,只答官方和各界传媒统筹后电邮来的问题。也如前一样,先此声明:以下回应,可以转载,选取部分回答刊登,或信手扔掉不理,但请勿增删。 (我在香港看的首演 ,踏實回應不作溢美之詞 ,是個人風格 。引用亦請以此為準。)

问:作为《青蛇》原著者,是否认为舞台剧版忠于原著?有没有表达出其中的精髓?

答:我觉得小说是文字,不管徐克的电影,或田沁鑫的舞台剧,把原著的中心思想和特色精髓表现――他们用了另一种艺术语言和手法再创作,也令小书加分,谢谢。

不必“忠于”如此严重,又非盟誓。

导演以前拍过我《生死桥》电视剧,在央视播映,收视率很高。但与中国国家话剧院的舞台剧是首度合作,四位主角:秦海璐(青蛇)、袁泉(白蛇)、辛柏青(法海)、董畅(许仙)也是第一次擦出火花。

本人很低调。旁观,我能感受到台前幕后各位「喜欢」这个东西,所以投入和用心。

问:你觉得《青蛇》的出世,有没有意外?

答:有一点。因为这是个离经叛道的创作,与舞台剧一贯厚实稳重名家巨著相比,题材已行走于边缘,意识大胆,给人惊喜之余,也见内地某程度上的开放,希望日后更前卫,更多新鲜离奇的项目啊。

问:有哪场戏值得修改?

答:下半部某些戏场需要精简一点,尤其是青蛇与法海的对手戏段落,若概念和要点差不多,不如浓缩到肉,避免拖沓。

还有好些笑点因是内地色彩,部分“为搞笑而搞笑”,偏硬,可以精修。

我希望在动作、舞蹈方面加强,令全剧更丰富饱满——一来是个人喜爱,我少时习中国舞十年,学的偏“武”,原来青白蛇和导演都是戏曲科班出身呢,“刀马旦”合作,怎能缺功架和舞蹈?

问:舞台剧《青蛇》的结尾,小青和法海融入芸芸众生,这样的处理是否可以接受?

答:原著中春雷乍响惊蛰之日,江南春雨后,雾气萦绕,西湖断桥,青白二蛇修炼不死之身,也融入芸芸众生,偶遇许仙轮回再世之身,不免心乱情动——那时(1986年写的书)的设计,青白蛇是张小泉剪刀厂的女工。张小泉的剪刀再利落,也剪不断人间情欲纠缠,我喜欢这寓意。

现在舞台剧把重遇放在今天,没问题,因为日子过去了——只有那把伞是永存的。也是一段叫人迷失和软弱的快乐时光。

问:《青蛇》是你第一部舞台剧作品吗?除了提供原著以外,是否参与到了创作过程?有哪些参与?

答:我以前做过好些舞剧的策划和编剧,如《搜神》、《女色》、《胭脂扣》、《诱僧》、《粉墨春秋》。我没做过舞台剧,怕写大量台词,而这正是田沁鑫他们的专长。

我和导演就把宋代传奇中的人、妖、佛、情欲、勾引、挣扎、悟与不悟……深刻讨论过,她来香港时我们沟通得很好。不过改编的过程我就不管了,达成共识后,她有她的自由发挥。我曾说,舞台语言也许是另一种“增值”呢。

问:喜欢《青蛇》中西结合的音乐呈现吗?

答:任何文化交流都迸发另类火花,还互相冲击各得提升。除了音乐,舞台设计、灯光设计、服装造型设计等,来自苏格兰、德国、香港……

我觉得这是优秀的团队。

问:你觉得哪个角色还有上升空间?

答:青蛇与白蛇两位演员的表现都妖中有情,是很有内涵和戏剧修养的艺人。

可以考虑让两位演员在巡演一年后沉淀,对调青、白蛇角色再度碰撞火花,吸引观众入场,也是艺人征服两个角色之挑战。

法海是全剧最“痴情”(大爱)又欲盖弥彰的角色,演出渐入佳境,后半部很好,他的“心猿意马”,可加强但含蓄些。不少女观众都喜欢法海。

许仙一角须补一些戏份,增加令女人为他生死的魅力,才经得起推敲。剧本可加“谁先爱上谁便已输一仗矮了一截”,白蛇之痴便可信,还有,吸引女人的手段不外“潘、驴、邓、小、闲”,许仙虽欠了“邓”(钱财),但年轻俊俏、性满足、小心体贴、闲情逸致,从老实人受到妖精撩拨转变坏坏的左右逢源的凡俗美男子。原著中有隐晦的试探,许仙与法海对手戏不错。

这是一个“勾引”的故事:“素贞勾引小青、素贞勾引许仙、小青勾引许仙、小青勾引法海、许仙勾引小青、法海勾引许仙……宋代传奇的荒唐真相”。小说比较反叛、妖艳,而舞台剧加入了女性的自省和情欲出路,是另一形式的升华。或者经过每次演出不断修改和完善,可以流传,与“传统”对着干,好玩。

问:这是第一部中、英合作的舞台剧,英国的合作方一直在追问:“600年过去了,你们中国人是否还相信这个白蛇和青蛇的传说?”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答:中国人专门相信一切飘渺的东西,如一生一世的爱情、轮回、长生不老、富足、平等、复活、因果、自由、快乐——我认为人生追求不外“自由”和“快乐”,我希望活得逍遥,不欠人,如粤剧《紫钗记》中所云:“欠人一文钱,不还债不完”、“欠人一分债,不还不痛快”。如到终结那天无债在身,就走得潇洒自在,重新出发。

问:很多海外的观众从舞台剧里看到了东方禅意,你看到了什么?你的人生哲理是什么?

答:人心不同,看到什么是什么。

“人生哲理”?看上题回答。

问:最近内地著名歌手在跨年晚会上唱了一曲《法海你不懂爱》,引发网友大规模吐槽,佛教信众公开谴责其戏谑低俗、负面,还要求道歉的“法海事件”……

答:吓?竟有这样的事?我不清楚。

问:可以在网上找到上千万的抓狂评论……

答:但这与我们创作有什么关系?

一首词儿浅白的歌,怎么会叫人“动了嗔念”?言重了,抬举了。

小说《青蛇》写于1986年,我珍惜香港自由创作的环境,並且感恩。离经叛道,天马行空,颠覆了传统形象,包括法海,至今没人抓狂呀,香港人那么忙,哪来骂你的工夫?爱看就看,不爱看就不看,没啥大不了。

而且何止和尚?妖精和人统统不懂爱,否则何致跌跌撞撞悲欣交集不能自拔?他们克制、试探、追求、忐忑、欢愉、伤痛、妒恨、卑微、脆弱、跌倒、爬起、再跌倒、醒觉、回忆、蠢动、重蹈覆辙……就因不懂爱,故不悟,故苦海浮沉。

谁懂爱?

你我是谁?

问:作为一个创作不断的作家,最近在进行哪些新作,可以透露一些吗?

答:我已出版百多本书了,但每年七月书展仍推出新书,只因喜欢创作,也没别的本事。最近在拍摄两部鬼魅系列电影《迷离夜》、《奇幻夜》,从我几百个鬼故事中选材,台前幕后得到不少支持,“振兴港产片,杀出阴司路”。只攻港台和海外市场,内地观众暑假“自由行”来看吧。其他多个项目进行中,不想透露。劳碌命。

问:《青蛇》之后,会否与田沁鑫导演再合作?

答:在英国古堡演出的“爱丁堡艺术节”计划,希望我们再合作一个没有语言的肢体动作舞剧,但要看时间、机缘的配合。目前未落实。(重要的是我可自由选材、创作,也乐与各方优秀編導合作。〕

问:如果可以选择,还想把自己哪个作品搬演为舞台剧?

答:《紫禁城的女鬼》——但,这在内地是不大可能的。不是有审批制度,禁演鬼戏禁拍鬼片吗?

随缘吧。

广告位 ID:15
广告位 ID:16
广告位 ID:17
广告位 ID:9
广告位 ID:10
广告位 ID:11
广告位 ID:11